央视《新闻联播》—医改深水区的“三明路径”

2015-12-13

    “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而要保障全民健康,关键要有一个健康的医疗卫生体制。三年来,福建省三明市坚持公立医院的公益性定位,全面实施医疗、医药、医保“三医联动”的医疗卫生体制综合改革,探索出一条“三明路径”。 

  63岁的林焕泉,不幸罹患肺癌已经两年多了。2014年,林焕泉瞧病花掉了15万元,基金报销了6万,大病补充补偿了3万元,民政补助了1.1万元,不久前他又获得了第三次精准补偿,补偿资金6395元。一次报销三次补偿下来,个人负担降到了4万元。 

  像林焕泉这样的情况,放在三明医改之前,别说进行第三次补偿了,就连第一次基本报销能不能得到保障还是一个未知数。三明市是福建省西北部一个以农业为主的地级市,经济发展相对滞后,改革前,医保基金已经收不抵支,2010年亏损1.43亿元、2011年亏损2.02亿元。严峻的现状倒逼三明市必须进行医疗卫生体制改革。 

  福建省三明市财政局副局长 张煊华:“如果不改到现在至少亏损五六个亿,我们地方财政根本没有这个钱,兜不起这个底。” 

  从亏损到扭转为目前累计盈余2亿多,医保基金是怎么省下来的呢?“三明医改”的突破口选择了“三医联动”中最难的一块硬骨头,“医药”流通领域。三明市规定所有二级以上公立医院实行药品零差率销售的同时,严格监控大处方、大检查,对药品招标采购严格执行“两票制”,即药品从生产企业到医院过程中只允许开两次增值税发票,减少流通环节中的加价行为。像医院常用药奥美拉唑钠,就由改革前的256元下降到6.9元,下降幅度高达37倍。三明市出台医改方案仅仅实施一个月,药品总费用出现的变化让人意想不到。 

  福建省三明市医改领导小组组长 詹积富:“我们当时一个月用药就是七千万左右,七千万下降一千六百多万,然后每一个月一直一直下降。” 

  医改三年以来,三明市经过测算累计节约药费17.95亿元,这些正是不应该用在老百姓身上的多余药品,正是被浪费掉的宝贵的医保基金,也正是药品流通环节的灰色地带。全国共有330多个地级行政区划单位,能够节约下来的钱可想而知。 

  福建省三明市卫计委主任 包著彬:“从药品流通这个链条来说,最大的阻力在于既得利益者,利益受限后通过种种方式来阻挠。” 

  应对阻挠的办法就是凝聚医改共识,调动医护人员的积极性。三明市严控医生诊疗行为的同时,在全国率先对22家公立医院实行全员目标年薪制,年薪与岗位工作量、医德医风、社会评议挂钩,不与药品、检查、耗材等收入挂钩,由原来的“以药养医”变成“以技养医”。 

  福建省三明市沙县医院副主任医师 谢显金:“我在医改之前一年从来没拿过十万块钱,一个月肯定不到一万,那我现在,像我去年拿了将近十八万,快翻了一番。” 

  深化改革前,三明市经过调研分析,城镇职工医保、城镇居民医保和新农合由人社和卫生计生部门分别经办,造成重复参保、互相攀比、管理成本高、资金使用效率低,这也是医保基金收不抵支的重要原因。三明市将26家经办机构整合,实现“三保合一”。 

  三明医改,真正实现了药品费用大幅度下降、医务人员收入显著上升,医保基金从亏损转为盈余,初步实现了患者、医院、医生和政府多方共赢。 

  福建省三明市财政局副局长 张煊华:“习总书记讲,他说我们要承担起保障责任、领导责任、管理责任和监督责任,公立医院在我们这个医疗体系中起到稳定器的作用,是属于主导地位,这个不能改变,(我觉得)政府办医责任,特别是改革责任,一定要到位。“ 

  目前,三明市是全国唯一进行“三医联动”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地级市。2015年,福建省以三明医改作为蓝本在全省内全面启动公立医院改革。这几天,1700多名,来自全国的行政干部和公立医院院长,正在三明市学习借鉴在医改深水区中的“三明路径”。 

  北京大学中国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李玲:“医疗、医药、药品,一定要联动,就是它才能建一个新的制度,一个制度是一系列政策的组合,而我们其他地方的改革为什么动静都不大呢,比如取消个药品的加成或者医德医风,或者分级诊疗,你都只有一个动作,他没有能够变系统建制度,就是医改最核心的是破旧的制度建新的制度。”

相关视频请链接到以下网址:http://www.sm.gov.cn/ztzl/shyywstzgg/gzdt/201512/t20151213_322795.htm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加入收藏 使用帮助 意见反馈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三明市医疗保障管理局、三明市医疗保障基金管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