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让“病根”变“穷根”——中国医疗扶贫的“三明实践”

2019-02-01

“救护车一响,一头猪白养”。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征途中,因病致贫、因病返贫成了“绊脚石”“拦路虎”。习近平总书记明确要求,“健康扶贫属于精准扶贫的一个方面,因病返贫、因病致贫现在是扶贫硬骨头的主攻方向”。三明作为中国医改的样本,在改革实践中,专啃“硬骨头”,打出了一套医疗扶贫“组合拳”,在扶贫上攻坚,在防贫上加码,探索出一套医疗扶贫的三明式解决办法,不让“病根”变“穷根”。

全国率先终结建档立卡贫困户“治不起病”历史

每周三次,奔走于家和县医院之间,透析成了建档立卡贫困户陈绍生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与以往不同的是,现在每次回到家,他再也不用为透析的费用煎熬了。

宁化县城南镇水口村村民建档立卡贫困户  陈绍生:

        一个月有一个大透析,两次中透析,其他是小透析,平常这种透析就不要多少钱。

老陈患糖尿病二十多年,2015年引发尿毒症,从此丧失了劳动能力,老伴也有糖尿病,家庭非常困难,平时生活主要靠农村低保和孩子外出打工的收入。

 

宁化县城南镇水口村村民建档立卡贫困户  陈绍生:

劳动能力基本丧失,我们这种病就是去找工作人家也不会要你的,一周三次(透析)就等于三天,那做完了,有时候血压一掉,头也有点晕,你就要休息一下,就是平常在家里种一点菜自己吃,其他是干不了。

自己什么也干不了,但一年花在尿毒症治疗上的医疗费用却高达10万元。现在,通过医保基金兜底,老陈每年只需缴纳300元,县里再补助100多元,老陈实际自付部分只要100多元。

宁化县城南镇水口村村民建档立卡贫困户 陈绍生:

还是300块钱这个兜底的(政策)好,医保把我们这些病人的费用都报掉了,就是帮我们这些贫困户,就没有负担,那(如果)不是这样报,说句难听点(的话)也活不了这么久。

今年7月1日起,三明在全国率先对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实行“医保目录内医疗费用年度个人自付300元封顶”政策,这标志着三明以“医保基金兜底”的方式,终结了全市6.35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治不起病”的历史。

来自宁化县胡村镇黎坊村建档立卡贫困户小陈,就第一时间得到了这项政策的救助。今年七月他左下肢动脉缺血性坏疽,需要进行截肢手术,否则会有生命危险,但手术费用高达12万元。这对于患有智障,没有劳动能力的小陈来说是致命的打击。

小陈舅舅:

对我们农村老百姓来说,负担不起,当时是想放弃这个医疗的。

了解情况后,乡、村医保工作人员及时向小陈亲属宣传医保300元封顶惠民新政,重新燃起了他们的希望。最终小陈顺利完成截肢手术,康复出院。

小陈舅舅:

当时他这个医药费用总共花掉12万多,报销一扣的话,本人总共就出了150多(元),真的非常感谢这个国家政策。

据统计,仅仅半年时间,三明全市建档立卡贫困户患者就诊达6万多人次,累计医保报销总金额近7000万元。同时三明6.35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每年需缴纳的农村医保费用全部由政府承担,贫困户不用缴纳一分钱。

 

在全国率先实施第三次精准补偿构建三明医疗防贫网

“十年努力奔小康,一场大病全泡汤。”这是对大病突袭一个家庭后的形象描述。国务院扶贫办数据显示,因病致贫、因病返贫在所有贫困户里的占比达44.1%。一般家庭、次富裕家庭和富裕家庭因病致贫率也分别达4.2%、2.2%和1.6%。因此,三明从2015年8月起,在全国率先实施了“基本医疗保险大病患者第三次精准补偿”政策。

第三次精准补偿对象为当年度医疗总费用超过10万元、个人负担超过30%的大病患者。

主要有两类人员:

第一类包括:城乡低保对象、重点优抚对象、重度残疾人等已纳入到民政医疗救助系统的参保人员。

第二类包括:当年度家庭成员年人均收入低于上一年度三明农民人均纯收入,同时仅拥有自有住房的城乡参保居民;当年度家庭成员年人均收入低于上一年度三明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时仅拥有自有住房的城镇参保职工;其他因发生高额医疗费用超过家庭承受能力,其家庭基本生活出现严重困难的重病患者经审批后可纳入补偿对象。

三明市医疗保障局局长 徐志銮:

这样的保障主要起到一个“医保防贫”的作用,不会因为一个人生病把全家都拖垮,可以让他们保持对未来生活的希望,和对未来发展的信心。

清流县龙津镇下窠村60岁的董金娥老人一家6口人,自己常年在家照顾腿脚残疾的老伴,儿子儿媳带着一对儿女在外经营小炒店,收入稳定,原本生活过得平静安宁。但天有不测风云,2017年初,董金娥老人在体检时被诊断出子宫癌。儿子儿媳放弃生意,将母亲送往福州治疗,一治就是半年,治疗费用高达18万元。

清流县龙津镇下窠村村民 董金娥:

我开刀出来的时候,一下都不会走路,我都说会死掉了。

清流县龙津镇下窠村医社保协理员  阳圣清:

如果像以前,这个家庭就因病致贫了,那现在有医保在这边的话,报销比例十几万,自己承担一小部分,所以包括她的孩子,孙子孙女这些都不会说达到贫困线下去,对这个孩子的学习不会有很大的影响。

第三次精准补偿后,董金娥老人的医疗费用自付部分只有三万多元。随着身体逐步康复,今年她的儿子儿媳再次带着一对儿女外出经营小炒店,一家人的生活又回归以往的平静和安宁。而更让老人欣慰的是,自己的孙子孙女在泉州上学,成绩年年优异。

清流县龙津镇下窠村村民 董金娥:

两个小孩子很会念书,那个大的13岁,她前两天打电话回来说,奶奶我在班上第一名,我说好了,奶奶也很高兴,你爸爸也很高兴,你妈妈也很高兴。

据统计,第三次精准补偿政策实施以来,三明共有4000多人受益,受益金额突破一亿元。

 

钱从哪里来?短板怎么补?三明向改革要红利

让每一个最需要帮助的重病患者有保障,让每一个最无助的贫困患者不掉队,是三明医疗扶贫的初衷。然而,作为老工业基地的三明,未富先老,2011年职工医保统筹基金收不抵支2.08亿元。面对医保基金的严重失衡,2012年三明顶着重重阻力,开启了一场突破藩篱的改革,6年后的今天,改革进入收获期,巨大的医改红利,为三明打一场更精准、更有效的医疗扶贫攻坚战提供了强力支撑。

三明市医疗保障局局长 徐志銮:

三明作为经济欠发达的山区市,最重要的“短板”就是:“钱从哪里来”、“短板”怎么补?而最大的优势是:迎难而上,向改革要红利。据我们统计,如果不改革的话,按照全省医药总费用平均增幅16%(计算),到2017年三明药品耗材费用将达到106亿元。通过改革,三明实际才51亿元,那么改革红利就是55亿元,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红利,我们才敢于打出医疗扶贫组合拳、先后在全国率先出台一系列惠民政策。

记者: 池生云 王庆桑 伍清旺 罗威 陈丽 马桂林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加入收藏 使用帮助 意见反馈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三明市医疗保障管理局、三明市医疗保障基金管理中心